聆听|有故事的季节
发布于:2018-4-28 8:41:28 作者: 来源:

 

夏夜无声

808 朱琳捷

 

是夜,一片寂静。晓月爬上树梢,阖上了眼。星空,露出疲惫的神色。唯风富有活力,在星间穿梭,与小草共舞,拂起涟涟水波。那抹微澜也撩动了我的心。占据脑海的,是无意间听到的对话。

 

“把狗送走吧”。

 

“好的”。

 

爸爸妈妈决定,明天就送走小狗。三言两语,决定了我,亲密无间的伙伴的命运。

 

为什么?无人回答。一时心头如麻,我索性走出房间。不知不觉,竟来到狗窝前,那幼稚的木刻笔痕犹在——全世界最好的狗在此。我不禁痴笑。许是我发出的动静太大,你睁开了眼,似还没有清醒,歪着脑袋打量我。不久,你想给我一个虎扑,却被我抱了满怀,正待我满足之时,就感觉到你温热的舌头,舔了舔我,有点儿发痒。不经意间,那段对话又冒了出来。我不禁扛的睫毛,任由泪水簌簌而下,打湿了你的毛,打湿了我的心。我明知你不能听懂我说话,可还是忍不住:以后走了,不准想我,我不喜欢你了,你明天就走。话说得哽咽,显得虚假。我觉得心被揪住,很想说,那不是真的,从没有讨厌你。可我不敢说,不能说。只有让你感到我的厌恶,你才不会在离开的时候,叫喊得撕心裂肺 。伤的是你,痛,我们一起承担。

 

而那冰块般冷硬的字,也在你温柔的舔舐下,终是砸在我的心上,呈现一道道不可磨灭的痕迹。我不再言语,有一下没一下,顺着你的毛。恍惚间,那木刻痕迹动了,似打开按钮,一帧一帧地倒带记忆。

 

我们曾在春雨下,像没心没肺的傻子奔跑;曾在不知名的小街,玩捉迷藏;曾在孤独的时候,互相依偎舔舐伤口。我难过了,你总是很耐心地舔我,一次又一次,直到熟练;我兴高采烈,你自默默跟在我身后,尽情而忘乎地甩尾巴,而你难过了,从不会发脾气,更不会让我知道。总是你无条件对我好……你似有所察觉,抬起爪子,小心而慌乱地抹去我的泪,似是安慰,似是无奈。我们就这样,相拥着,依偎着,任由风去来……夜,那么黑,那么静。只有呼吸声,拂起谁的心涟,企图挽留时间……

 

翌日,我睁开眼,有片刻迷茫,望向狗窝,哪儿空空如也。仿佛昨夜是场梦,主角只剩一个,我宁愿这梦,没有尽头。

 

有些缘分注定了长短,来时如露,去时如电,挽不住的,终究如刹那云烟!

卷首语

 

 

那年桂花香

808 程俊扬

依稀记得,那叶,那花,那阵清香,那个有故事的秋季……

 

那年秋天的桂花,飘香四溢,我却因此吃了苦头。

 

从小,我的母亲对我格外疼爱,想尽法儿让我吃饱,穿暖,尽力给我最好的一切。但她对我的教育却非常严格,甚至有点不近人情。

 

那天放学,我和小伙伴们一齐打打闹闹,我们边走边玩,不知不觉走到了一片桂树下,花儿开得正美,夕阳透过几层树荫,照进林旁的小水池中,却又有轻微的风调皮地把水抚皱。那明晰得可以看透细若蚊足的叶脉,被风吹拂着,如同一阵浪打来正中胸怀,色泽如同在油画浸泡又出脱,缝间光影的停顿感,折叠感,深邃感,沁人的桂香混合着纯氧一溜儿钻入我的心肺之中,仿佛满树的桂花朝我招手。刹那间,我好想摘上一大捧桂花!哎!可是听说这里有位老头在看花,他向来管得紧,见人偷花,毫不犹豫,就用他那根龙头拐杖,把人敲下来。我小心翼翼地向四周张望,咦?看花老头呢?好像不在哎,我心里一阵窃喜,实在禁不住那一簇簇金黄桂花香味的诱惑,有几个小伙伴早按耐不住,兴冲冲地蹿上树去,大把大把地摘着桂花。我刚想跨上树,脑畔中忽然响起母亲对我说过的话:

 

“不是自己的东西,不能乱拿乱碰。”

 

我赶紧闭上眼,企图抵制这幽香。

 

“你们这些小毛孩,竟敢来偷桂花?”一声大喝惊动了小伙伴们,看着林子尽头拄着拐杖的管花老头,连忙下了树,一溜烟儿似的跑了。我睁大眼睛一看,撒腿就跑,没想到摔了一跤,脚痛得软弱无力,似乎灌了铅,一步也迈不开来,只好被迫成了“俘虏”。

 

我只好乖乖的被看花老头交由母亲处置,母亲知晓了事情的缘由,气呼呼地把我拽走,摔在地上,我吓得一动不动,母亲脸上由青转白,又由白转青。“跪下!”我双腿一软跪了下去。

 

“没……我没偷”我咬着下唇,小声的反驳着。

 

“还敢嘴硬?”

 

母亲气得发抖,从角落里找来一根竹鞭,疾风骤雨似的一鞭一鞭往我身上抽来,“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去偷别人的东西!”那鞭子打在身上,仿佛许多烧得通红的铁块生生地烙在身上。

 

我想放声痛哭,但一声都不敢吭,因为母亲绝不会心软……

 

晚上,我艰难地爬上床,身上的鞭痕依旧火辣辣的疼。

 

这时,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“对不住啊,我问了那几个小毛孩,他们说你们家的娃只站在树下,没有偷桂花......”是管花老头。

 

我顿时不想再理母亲。

 

正当我闭着眼难受时,门开了,我假装睡着。伴随着轻微的脚步声,我感觉有双颤抖的手轻抚着我的伤痕,母亲小声地抽泣,用蘸着药水的棉签在我身上轻轻涂抹,许是我发出的抽气声惊到了母亲,她慌乱而小心翼翼地吹着气……

 

隐约间,诱人的桂花香爬上了我的背,浸醉了我的心。

 

 

流年如风,吹过一季又一季的花开花落,缘聚缘散,始终铭刻在岁月的年轮中,总有些回忆,想起会心痛;总有些故事,会温暖经年的回眸;总有些遇见,唯美了春夏秋冬!

 

 

雪落,未央

807 费祺佳

窗外是雪,白茫茫的。耳畔是风,轻柔柔的。眼前是你,若有似无的。蓦然,雪停,风静,你走了。你轻轻的来,正如你轻轻的走了。

 

这是第一个没有你的冬天。

 

曾记否,在我幼时,你总喜欢睡觉的时候抱住我,轻轻地拍着我的背。用一种带着乡音的语调:“侬要呼呼啦......”你是不是会魔法,好像有一种神奇的催眠效果似的,我就开始进入梦乡,约会周公。听着我均匀的呼吸声,你也渐渐入睡。或许你还不知道吧,那时候就觉得,不管白天有多累了,只要一躺在你的怀中,就会忘却一切的烦恼。有时候我也会耍耍脾气啦,总缠着你给我讲故事。那时候怎么会知道,出生在单身家庭的你,从小就没有听过童话。可你也不急不恼,把你小时候的趣事,爸爸小时候的趣事,一件一件尽数数来。你说父亲的事时,语调里满是笑意。静谧的夜里,往往会冒出银铃般的笑声。你是不是会魔法,只是反复着那几件事,却让所有的故事,都充满无边的乐趣。那时候你还会恐吓我:“再不睡觉楼下的黄猫来了,要把侬吃了呦!”你说巧不巧,还真有那几声猫叫,划破了深夜的寂静。我信了,安然入睡。现在,没有你的夜晚,我很好,请放心。

 

还记得你给我补衣服时的情景吗?

 

银针在你的手中飞,好像优雅的舞者。有那么一刹那,就真的觉得,你就是天底下最厉害的人。那次佛寺里让你做几件斗篷,你毫不迟疑地应了。无论是挑选布料,还是形式,全都是亲力亲为。那时还问你,怎么不去当裁缝呢?你还笑着说,没有那个福分。你还教过我穿针呢,那双布满老茧的大手,抚着我稚嫩的小手,拿着针,眼睛眯成一条缝,可爱得像要猎鼠的猫一样。你是不是会魔法,那条线就像一个杂技演员一样,稳稳地穿过针孔。那时就想啊,不论有什么事,只要有你,就都会像穿针一样,充满魔力。突然想起一句话:或许在银针的心中,我们都算是厉害的存在。

 

以前每次回到家,最憧憬的便是你烧的菜了。你是不是会魔法?我眼中毫无活力的蔬菜瓜果,在你的手中都变成了色香味俱全的佳肴。第一次去上海的时候,吃遍了城隍庙里所有的外国料理,回来只是扑到了你的怀里,撒娇道,还是你烧的最好吃了。你笑了,眼睛里仿佛盛满了星星。那双粗糙的大手抚上我的脸,“马屁精”她嗔道。别说不是,你的心里呀,就像偷吃了小熊维尼罐里的蜂蜜,甜入心窝。

 

你轻轻的来,正如你轻轻地走了。我再也看不见你眼中的大海星辰,再也不信这世间的魔法奇迹。你就像一盏照明灯,照亮了我人生中十三个岁月。阖上眼,仿佛又有我呱呱落地时你的笑声,仿佛又有我向你发脾气时你的叹息声。别说不是,你是不是又笑了,眼睛里的星星一眨一眨的。

 

窗外的雪又下大了,风又起了,你呢,还会走吗?

不,心中那个最好的你,从未离开过!

 

 

野山桃

807 郎思雨

 

北京的冬天,没有雨,只下了一场雪。

 

近乎干裂的土地,承载着冬天的严寒,托起了光秃的树枝。

 

已是晓春,不知从哪一天开始,一夜之间,山坡上到处盛开着一树树淡红色的野山桃花!

 

没有开花之前,他们也像其他树一样,光秃秃地矗立着,忽然之间,他们盛开了,一簇簇,一丛丛,点缀了山坡,点缀了丛林。

 

他们牵引着我的视线,我不由自主地走近了他们,干裂的土地,陡峭的悬崖。不知多少年前,一阵风把他们吹到这儿,他们就在这生根发芽,开花结果!

 

在这寂寥的山谷,他们静静的开放,带着淡淡的柔情,尽管没有诗人像赞美迎春花一样赞美他们!

 

在这寂寥的山谷,他们静静的开放,默默的点缀着没有生气的山林,尽管没有一棵树为他绽放绿叶!

 

在这寂寥的山谷,他们静静的开放,向人们宣告早春的信息,尽管没有如潮的游人来欣赏!

 

树的周围,有很多桃胡,几乎都很小,这说明,野山桃啊,当夏天到来,尽管你的枝头硕果累累,却没有人来采摘品尝,许是营养不良,连果实都是酸的,涩的。

 

开春了,动工了......嘿呦嘿呦,响亮的号子声,在这寂寥的山谷中回荡。远处那一个个劳碌的身影,伴随着那淡红的野山桃花,不禁让我驻足凝望。

 

一时间,引起了我无边的思绪,无尽的联想……

春天的花开花落

夏天的果实满枝

秋天的叶落归根

冬天的枝头残雪

野山桃的一生仅是如此。

 

那劳作的人们,何尝不是这野山桃的写照呢?就这样的造化,就这样的机缘,他们生在贫苦之家,一出生看到的就是低矮的茅檐,凌乱不堪的头发,铺满灰尘的脸,干瘪的乳房,被泥土包裹的衣服,趟在雨水中的鞋。

 

尽管艰辛,尽管疲惫,他们绝不会放弃,始终承担着责任,履行着义务,为家庭无私地奉献。

 

太多的野山桃,太多的人,就这样,默无声息地来,一步一步地完成自己的使命,然后默无声息地走。

 

当我们还在自寻烦恼,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时候,面对野山桃,

 

面对劳作的人们,我忽然明白了......

就这样活着,真好!

 

 

版权所有 © 2011-2015杭州第二中学树兰实验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 招生电话:0571-89197811

地址:杭州市余杭区星光街1号(道古寺) 浙ICP备1105364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