捡拾幸福
发布于:2016-9-30 14:30:59 作者: 来源:

      讲台上有一杯茶。

   教室里还没安静下来,青春在这群孩子的身上极力涌动着,上课铃声是无法一下平静他们那少年的活力的。我看见杯子下有张字条:樊老师,上课渴了,就喝口水,您辛苦了。

  娟秀的字体写在一张浅蓝色的笺纸上,纸的背景有一朵白蓝相间的浪花,这一切犹如一口迅速的海潮,把一股温馨的感动刹那涌遍我全身。

  我按了按纸条,把目光投向全班,想知道这是谁做的好事。

  孩子们依旧嬉笑着看着我,他们眼中流露出来的,是尚未脱去的稚气,还有那种清澈如水一般的单纯,这种清澈的单纯,似乎能融化一切,我的目光愈加缓和,从这个孩子的头顶抚摸到另一个孩子们的头顶,最后,停留在胡雨涵和全亚琪身上。

  她们两笑意盈盈地望着我。

  是的,应该是她们。

  依稀记得上星期的一节课,我上到中途说了一句“口渴”,这本是一句无意的牢骚,但还是被孩子们的善良所捕捉到。就在昨天,雨涵和亚琪拿一个杯子过来问我喜欢喝菊花茶还是红茶,那个杯子,就是讲台上的这个。

  小小的茶杯里,几朵金黄的菊花正慵懒地伸展四肢,水汽绕着杯口袅袅上升,飘散出一股清幽的菊花香气,这香气交织着台下孩子们给我的感动,一起氤氲在我的胸膛。隔着这朦胧的水汽,我的思绪也抛向了记忆中的某个时段。

  上初二时,班主任姓金。金老师是我们数学老师,他为人平和,性情幽默,课也上的好,所以学生都很喜欢他。当时读书条件还很艰苦,60多人的教室,只有两把摇得吱呀作响的破风扇,一到夏日,暑期的闷热会让把人们身上每一滴汗水都蒸腾出来的。金老师爱护学生,上他的课,他总会叫学生簇拥到风扇下,去享受偶尔的清凉。而他则远远地站在讲台边上,任凭汗水浸透他的衣裤,而那批往日闹哄哄的学生,尽管聚一起,但他的课堂总会静悄悄的。一堂课下来,金老师总会从头湿到脚。

  不知是谁想出来的,某一天一个男孩子拿来几块木板,一阵敲打便在黑板旁做出一个小柜子,然后把一个白瓷杯子放进去,杯子的上面用红漆写出一行字:给亲爱的金老师。红色字体清秀端正,甚是醒目。

  往后的日子,但凡金老师来上课,那只白瓷杯总会倒好一杯水,夏凉冬暖,还有春天的花生仁和秋天的菊花香,金老师喝着我们泡着的茶水,那脸上的神采,像是会放出光芒来,他那惬意的模样,让我们每个人的心里,都荡漾着一种莫名的温馨,就像在一个春日明媚的午后,身心被一阵轻拂的春风醉了一场。在我们各自的幸福沉浸中,金老师总会满足地说一句话:有生如此,足矣。

  有生如此,足矣。

  这句话如一道绕梁的磬音,一直徘徊在我的脑海里,不断的回荡,回荡,一直回荡到我身为人师时,自己能够亲自去体会他这简单而又纯粹的话语。

  其实,当时感动我们的,不仅仅是一杯茶水,而是一种幸福。是学生感恩老师付出的幸福,是老师感受学生成长的幸福,是师生那纯粹情谊的幸福。

  这种幸福,我在生病时俞淑慧悄悄把买好的药放在我抽屉里能感受到,在教师节收到厉佳琦那张朴实却包含真情的贺卡里能感受到,在胃痛时潘哲柯把一杯泡好的药水端给我时能感受到,在上课时孩子们由衷发出的一声声轻松的笑声中能感受到,在每天路上那一声声还含着些许稚气而又亲密无间的“老樊好”也能感受到。

     遗忘的岁月早已没有伤痕,流年的虚花让我们同渡。偶尔,我会在拥挤的城市里离群索居,在清幽的小镇上仓皇度日,也会在炙热的阳光下瑟瑟发抖,在寒峭的夜色中幻想温暖。此时,我总会去静静寻觅,寻觅那在我心灵深处经常回荡的一些声音,去寻觅那些在不经意时刻上演着的暖人故事,于是,我怀着感恩上路,去捡拾洒落在那些不老时光里的幸福碎片,那一个又一个的温暖片段,我一路捡拾,不断拼凑,终于,我的生活有了一轮七彩的阳光。

  “老师,上课了。”孩子们稚嫩的叫唤声把我从幸福的沉浸中拉了回来,我笑着望了望他们。

讲台上,有一杯正冒着幸福清香的茶。

 

版权所有 © 2011-2015杭州第二中学树兰实验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 招生电话:0571-89197811

地址:杭州市余杭区星光街1号(道古寺) 浙ICP备11053649号